聊斋《细柳》中懂相术的虎妈竟培养出一富一贵两个儿子!

江南易林,985院校计算机应用专业硕士研究生,国内著名易学家。祖父为家乡知名风水命理师,也是江南易林最重要的易学导师之一。著有《周易零基础入门教程 》、《周易命理人生探秘》等书。拥有近二十年的易学实战经验,在八字预测、男女合婚、起名改名、剖腹产择日、梅花易数、算卦解梦等易学领域有独到的见解和颇深的造诣。

江南易林之前分享了几篇阅读《聊斋》故事的心得体会,这些文章受到很多网友的欢迎,他们希望看到更多类似的文章。有这么多聊斋的同好之人,江南易林感到十分的欣慰。

兴趣使然,江南易林最近一两年阅读了很多的玄怪古典小说,其中有不少的文章颇有味道、蕴含哲理,以后易林会逐步的分享给大家。

江南易林本次要分享的故事是聊斋中的名篇《细柳》,这个细柳,可不是汉代周亚夫细柳营那个细柳。这个细柳是一个女子的名字,因为她腰细而柔软,所以人称“细柳”。

《细柳》这个故事有几个特殊的地方:

第一点:主人公细柳精通相术。

第二点:主人公细柳教子有方。

下面江南易林大概讲讲《细柳》这个故事的情况。

细柳姑娘是读书人家的女儿,她非常聪明,从小喜欢看各种相术方面的书籍。她平时不喜用相术评论别人优劣,但是对别人给她介绍的对象,她则必须亲自相看。她看了好多人都没有满意的,一晃就到了十九岁。

这时,细柳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我本以为人能胜天,没想到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老公,以后介绍对象我不再看相了,单凭父母做主。

大家请仔细品味细柳说的这句话,其实是很有深意的。很显然,细柳肯定是看过自己的相,她深知自己的命相上有一些缺陷,比如婚姻方面或子女方面的不足。她原本是想通过看相来给自己把关找到如意的郎君,但尚未如愿。

后来,细柳嫁给了一个姓高的官二代,不仅是官二代,还是一个知名人士。细柳两口子琴瑟和谐,感情非常好。她老公的前妻给他留下一个儿子叫长福,细柳对长福如同己出,而长福也非常粘细柳。

过了不久,细柳自己也生了一个儿子,她给起名为长怙[hù]。老公问她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细柳只是含糊的搪塞过去了。

其实懂古文的朋友应该能明白,这个怙字,竖心旁加一个古老的古,指代父亲。而有一个常用的词语就是失怙,就是指死了父亲的意思。其实细柳给起的这个名字是不太吉利的。就如同鬼谷子当年给孙膑起名字用“膑”字一样。

然后,整个故事的关键点就来了,江南易林就不过多转述,大家后面自己看原文,江南易林只总结其中的三个关键点:

第一个关键点:细柳提前给老公高先生买好了棺材。

结婚后不久,有一次村里来了一个卖棺材的,细柳不惜重金还借了一些钱把棺材买了下来。棺材买回一年多后,村里有个富户家里死了人急用棺材,想加倍把细柳家的棺材买过去,但细柳坚决不同意,家人都表示不理解。又过了一年,细柳的老公有次从朋友家喝酒回来,从马上掉下来,就那么死了。当时正是炎热的夏天,尸体不能久放,不过幸好细柳早早的就准备妥了棺材和寿衣。

从细柳提前买棺材的情形来看,她应该早就算定了他老公寿命不长。说明她的相术是很灵的。她当初给自己的亲儿子起名为长怙,失怙的含义也应验了。

第二个关键点:细柳让好吃懒做的大儿子长福浪子回头、考上了进士。

蒲松龄老先生这里的表现手法和常规也类似,先写了大儿子长福的各种劣性。而细柳甘愿承担一个狠心后妈的骂名,让长福吃了一些苦,最终考上秀才、举人和进士,走上了当官之路。

第三个关键点:细柳让贪淫好赌的亲儿子长怙痛改前非、做起了富翁。

细柳的亲儿子长怙,读书实在不行,念了几年书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细柳也看出来了,索性不让他念书,让他学习做生意。但是长怙不争气,把做生意的钱拿到妓院去挥霍了。后来又因为用了假钱,被官府抓了起来。当然了最终吃尽苦头之后,被大哥长福救了出来,从此之后长怙痛改前非,用心的料理家务,生意也做的不错,在大哥考上进士的那年,长怙也赚了上万两的白银,做起了富家翁。

大家看到这里,可能会想到一个问题,细柳看相这么厉害,也懂得教育之道,怎么两个儿子开始都没走正路呢?

大家回想前面江南易林说的,细柳当初对父母说的那句话“本以为人能胜天……”,然后结合后面的遭遇,我们可以总结细柳自己所看到的自己命相的缺陷应该就是:老公早逝、子女不成器。孩子走上歪路,与孩子本性有一定关系,当然还有其他各种客观原因,不可否认,也有一定气数在其中。

大家要知道,古代女子一般是不能出门抛头露面赚钱的,顶多在家里纺纱织布。古代女子小时候靠的是父母,中年靠的是老公,晚年靠的是子女。细柳命运的剧本是中年丧夫、儿子不成器,老天安排给她的本来是悲剧的一生啊!

尽管如此,细柳并没有认命。细柳作为一个聊斋的女主角,她即不是神仙鬼怪、也不是狐仙,她没有法术,她没能改变老公早逝的命运。但细柳通过自己的见识和能力,把两个开始不成器的儿子都教育成材了,所以她还是在某种程度上战胜了自己的命运。

从聊斋《细柳》这个故事,江南易林有几点领悟,下面与大家分享。

第一点:命运并非宿命,只是一种趋势,如同电影的剧本,有些东西后天还是可以改变的。比如细柳两个儿子教育的问题,虽然两个儿子都走了弯路,但最终都成材了。

第二点:教育子女要注意因材施教、因人而异。细柳看出儿子长怙不是读书的料,转而让他务农、经商,结果一样的有出息,条条大路通罗马嘛。我们做家长的,也要结合自己孩子特点去培养。比如,孩子不喜欢看书,喜欢运动,那就往体育、运动方面培养。如果你非要逼他去读书、期望他考名牌大学,最终孩子累,你自己更累。

江南易林有一个体会:人生有多重可能性,如果人生是一道题,那么这道题并没有唯一的正确答案。

第三点:对于那些有不良习惯、不良嗜好的子女,仅仅口头说教往往效果不佳,要适当的用吃苦、挫折教育。大家都知道,现在不少的小孩沉溺手机、沉迷网络游戏,父母苦口婆心,往往收效很小。

比如江南易林有个客户的弟弟,在网上赌博,开始输了几万,父母帮他填上了,后来变本加厉,欠了三十多万,这下惨了,家里没有这么多钱,一家人急得团团转。这种情况,如果换做是细柳,可能在孩子刚开始赌博的时候,就会让他吃点苦,比如哪怕花钱请派出所的同志演出戏,让孩子到派出所拘留几天,恐怕这比家长的万言千语都管用。

当然,江南易林绝不提倡之前网上饱受争议的网瘾戒除中心用电疗之类方法治疗网瘾。我们作为家长在孩子刚刚走上歪路的时候,一定不要不以为然、甚至包容、纵容,我们要在合理的范围内让他吃苦,让他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种吃苦、挫折胜过千言万语。

下面是《细柳》的白话全文。

细柳姑娘,是中原一个读书人的女儿。因为她的细腰柔软可爱,有人便半开玩笑地称呼她“细柳”。

细柳从小很聪明,善解文字,喜欢读相观的书籍。但她平素沉默寡言,从不评论别人好坏;只是有来求婚的,她必定要亲自暗中相看。看了很多求婚的人,都没相中,而她的年龄已经十九岁了。父母生气地对她说:“若天下始终找不到中意的男人,你还想梳着丫髻当一辈子老闺女吗?”细柳说:“我本想以人力胜天;可看了这么久没见有合适的男人,这也是我命该如此。从今往后,完全听凭父母作主。”

当时有个姓高的书生,是个出身于官宦世家的知名人士,听说了细柳的好名声,就和她订了亲。结婚以后,夫妇二人感情很好。高生的前妻死时留下一个儿子,小名叫长福,如今已经五岁,细柳抚养他很周到。有时她回娘家,长福总是又哭又叫地要跟着她,就是喝叱也不能阻止。过了一年多,细柳生了个儿子,给孩子取名叫长怙。高生问她取这个名字的含义,她回答说:“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他能长在身边罢了。”

细柳对于针线活很粗疏,常不在意;但是对于家里田地的位置,应纳赋税的数量,却都按着帐册查对,惟恐知道得不详细。过了很久,她对丈夫说:“家中的事务请你放下不要管了,留给我自已来办,看我能否当好这个家?”高生就按她说的做了。半年多时间家里的事情没有一件办不好的,高生也很佩服她的才能。

一天,高生到邻村喝酒去了,正巧来了个催交赋税的差役,在外敲门嚷叫。细柳叫奴仆出去说好话劝慰,可差役就是不走。细柳于是赶紧派童仆去把丈夫叫了回来。催税的差役走了以后,高生笑着说:“细柳,如今你才知道再聪明的女人也不如个痴愚的男子吧?”细柳听说这活,难过地低下头哭了起来。高生很惊异地挽起她的手劝解她,细柳始终也不高兴。高生不忍心让家务累坏了她,仍然想自己管家,细柳不同意。

细柳早起晚睡,更加辛勤地料理家务。每次都是提前一年,就先储备下来年要交的赋税,因此整年也见不到催税的差役再登家门。她又用这种方法来计划吃穿,从此家里的开支更加宽裕了。于是高生这才大为高兴,一次曾和她开了个玩笑,说道:“细柳何细哉:眉细、腰细、凌波细,且喜心思更细。”细柳听完也给他对上了个下联,说:“高郎庄高矣:品高、志高、文字高,但愿寿数尤高。”

村里有个来卖好棺材的,细柳不惜重价买下来,钱数凑不起来,又多方向亲戚邻居求借。高生认为这东西不是急用之物,便一再劝她别买,细柳不听。棺材在家里存放了一年多,有家富户家里死了人,想用加倍的价钱登门来买。高生因为有利可图而和细柳商议卖掉棺材,细柳不让:问她为什么不愿卖,却又不说;再问她,眼里晶莹的泪花就要掉下来。

高生心里很奇怪,但是又不忍心再违背她的意愿,也就算了。又过了一年,高生已经二十五岁,细柳坚决不让他再出远门。有时他回家稍晚了点儿,僮仆们便一个接一个地跑去又叫又请。于是同仁们都以此拿他开心。有一天,高生到朋友家里去喝酒,忽然觉得身体不舒服,就赶快往回走,到了半路掉下马来,竟然死了。当时正是炎热的暑天,幸好死者用的衣服被子都是细柳以前早预备好了的。村里的人这才都佩服细柳娘子能料事如神。

长福到了十岁那年,才开始学习作文。父亲死了以后,他娇惯懒惰得不肯读书,经常逃学出去跟着放牧的孩子玩耍。细柳先是责骂,见他不改,又用板条子打,但长福仍然愚顽如故。细柳对他无可奈何,就喊他过来告诉他说:“既然你不愿意读书,何必再勉强你呢?只是穷人家没有闲饭养活闲人,可换下你的衣裳来,去和僮仆们一块干活。不然的话,就用鞭子抽你,不要后悔!”于是给他穿上破衣服,叫他去放猪。回家就让他自已拿个碗,和那些仆人们一起去吃饭。过了几天,长福吃不了这个苦,哭着跪到堂下,表示愿意再去读书。细柳回过脸去朝着墙,置之不理。长福不得已,只好拿着鞭子哭着出了门。

残秋将要过去,长福还光着个膀子没有衣服,打着赤脚没有鞋穿。冷雨淋湿了,他缩着头顶活像个要饭的花子。村里人见了都可怜他,那些续娶后妻的人,都以细柳娘子为戒,很多人都对她的做法不满,议论纷纷。细柳对此也渐渐听说了,但却漠然置之,不往心里去。长福实在受不了这个罪,便丢下猪逃走了。细柳也不去追问。过了几个月,长福没处讨饭了,才面容憔悴地回了家;但又不敢急着进门,只好哀求邻居老太婆去和母亲说。

细柳说:“他若能受得了一百棍子打,可以来见我;不然的话,他还是早一点离去。”长福听了这话,骤然进门,痛哭流涕地愿受棍打。细柳问道:“你今天知道悔改了?”长福说:“我悔改了。”细柳说:“既然知道悔改,就不必打了,可以老老实实地去放猪,要再犯了决不饶你!”长福大哭着说:“我愿意挨一百棍子打,请母亲再叫我去读书吧。”细柳不听,邻居老太婆在一边劝解,最后才答应了长福读书的请求。给他洗了头换上衣服,让他和弟弟长怙同师学习。长福自此发奋勤学,与以前大不相同,三年就考中了秀才。巡抚大人杨公,见了长福的文章很器重他,让官府每月都供给他粮食,资助他读书。

长怙非常迟钝,读了好几年书竟然写不了自己的姓名。母亲只好叫他弃学务农。长怙游手好闲惯了,怕干活劳累。母亲愤怒地说:“士、农、工、商四行各有自己的本业,你既不能读书,又不能种地,岂不要饿死填了沟壑吗?”说着立时用棍子打了他一顿。从此长怙带领奴仆们种地,若是一早晨晚起,母亲就责骂他。衣服饭食,母亲总是把好的给哥哥长福。

长怙对此虽然不敢说,但是心中却暗自不平。农活干完了,母亲出钱让他去学习经商。长怙好淫嗜赌,到手的钱全弄光了,却谎称遇上了盗贼运气不好,以此欺骗母亲。母亲发觉后用棍子几乎把他打死。长福久久地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愿代替弟弟挨打,母亲的怒气才消了。从此只要长怙一出门,母亲就暗中探察他。因此长怙的劣行略微收敛了一下,但他并不是真心愿意这样的。

有一天,长怙去请求母亲,打算跟着几个商人去趟洛阳,实际上他是想借出远门的机会,痛痛快快地为所欲为。然而他却提心吊胆,惟恐母亲不答应。母亲听他说完了,毫无疑虑,立即拿出三十两碎银并为他准备好行装,最后又拿出枚银锭交给他,说:“这是你祖父做官时钱袋里的遗物,不能花掉,只可用它压装,以备急用。况且你是初次出远门学着经商,也不指望你赚大钱,只要这三十两银子亏不了本钱就心满意足了。”临走时母亲又一再叮嘱他。长怙满口答应着出了门,很庆幸自己的的计谋实现了。

到了洛阳,长怙便不再和商人们在一起,而是独自住在了有名的娼妓李姬的家里。才住十几宿的功夫,三十两碎银子就眼看花光了。他自以为有那锭大银子在钱袋里压底,一开始并没有想到自己身上会缺了钱;但等到拿出那银锭一砍,才知道竟是假的。他简直吓坏了,脸都变了色。李老太婆看见他这番模样,便冷言冷语地对他不客气了。长怙心里很不安宁,然而钱袋空了又无处投奔,仍寄希望于李姬能看在这些天的情意上,不会立即就赶他走。不一会儿,有两个人手拿绳索进来,突然套住了他的脖子。长怙惊恐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悲哀地询问是怎么回事,原来李姬早已偷了那锭假银去告到了公堂上。长怙被带去见官,自己又不能辩解,受到了严刑拷打,几乎丧了命。他被押在监狱里,身无分文,又受狱吏的虐待,没办法只得向同牢的囚犯们讨点吃的,暂且苟延残喘。

起初,长怙刚一上路,母亲就对长福说:“你记住等二十天以后,要让你去一趟洛阳。我的事情多,恐怕忘了这事。”长福便问去干什么,母亲难过得要掉下泪来。他也不敢再问,就退了出来。过了二十天,长福又去问母亲。她叹了口气说道:“你弟弟现在轻浮放荡,就跟你以前逃学一样。当初我若不冒着个后娘虐待你的坏名声的话,你哪里会有今天?人们都说我心狠,可是我泪水淌满枕席的时候,人们就不知道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流泪。长福恭恭敬敬地站在旁边听着,不敢再问。母亲掉完了泪,这才说:“因为你弟弟放荡之心不死,为此我故意给了他那锭假银子使他受点挫折,我估计他现在已经被逮进狱中了。巡抚杨大人待你很厚,你前去求他,这样既可以解脱长怙的死罪,也能使长怙感到惭愧而真正悔改。”

长福立刻就上了路。等到他进了洛阳,弟弟已经被逮起来三天了。他接着赶到监狱中去探望弟弟,见长怙面孔变得像鬼一样。长怙一见到哥哥就哭得抬不起头来。长福也和他一同大哭起来。当时长福在巡抚杨大人面前很受宠,因此远近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名。县令知道了他是长怙的哥哥后,就急忙把长怙释放了。

长怙回到家,还怕母亲在生自己的气,便用膝盖跪行到她的面前。母亲看着他说:“这回可遂了你的心愿了?”长怙流着眼泪不敢再作声,长福也一同跪下了,母亲这才呵叱长怙起来。

从此长怙下决心痛改前非,家里的各种事务,他都很勤快地去办理;即使偶然懒散点,母亲也不责问他。过了几个月,母亲也不再提让他去经商的事,他想自己去请求又不敢,只好把意思告诉了哥哥。母亲听说后很高兴,尽力借贷了一大笔钱给了长怙。仅半年时间他就赚回了一倍的利息。这一年秋天,长福考中了举人,又过了三年考中了进士;弟弟长怙经商也聚积了上万两银子。

淄川县有个客居洛阳的人,说他曾偷着见过这位太夫人细柳。虽然已年过四十,却仍像三十多岁的人,而且她的穿戴也很朴素,和平常人家没有两样。

本文原创作者:江南易林
江南易林的微信号:JNYLZR
江南易林的微信公众号:JNYL365
原文链接:http://www.jiangnanyilin.com/p/2074.html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请勿转载。

江南易林微信公众号:JNYL365
专注周易八字预测、起名、合婚、择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