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聊斋《柳生》看一段曲折动人的前定的姻缘

江南易林,985院校计算机应用专业硕士研究生,国内著名易学家。祖父为家乡知名风水命理师,也是江南易林最重要的易学导师之一。著有《周易零基础入门教程 》、《周易命理人生探秘》等书。拥有近二十年的易学实战经验,在八字预测、男女合婚、起名改名、剖腹产择日、梅花易数、算卦解梦等易学领域有独到的见解和颇深的造诣。

江南易林一直有一个观点:一个人想要赚钱或发财,相对比较容易,但婚姻则不然。因为事业方面只要你自己善于学习、勤奋努力,都有机会,即便成不了富翁,衣食无忧肯定没问题。

但事业有成,不代表婚姻就幸福。婚姻是否幸福,是两个人的事情,你自己再完美、再优秀、再努力,也不能保证婚姻一定幸福,因为婚姻涉及到两个人,需要两个人的配合,孤掌难鸣,单翼难高飞。这道理再明显不过。

结过婚的人尤其是有一定生活阅历的人,是很容易接受婚姻要看缘分这个观点的。很多人的婚姻,往往是各种机缘巧合的结果,错过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可能就不会相识或结婚,江南易林对此深有体会。

两个人的婚姻需要缘分,但是否存在那种前生今世注定的姻缘,则不好说,很难证伪,也很难证实,除非哪天出现一个有前世记忆的人在科学家的监督下做验证。

江南易林本文要分享聊斋中的一篇很有趣的故事《柳生》,说的就是一段注定的姻缘。

柳生和官宦人家后代的周生是好朋友,柳生是一位高人,得到过高人传授,精通面相。柳生算定周生难有大的功名,但可能有富贵之命。而周生的妻子属于无福的薄命相。果不其然,他妻子不久就去世了。

故事的重点马上来了:周生的妻子死后,家里没有人操持,日子过的一塌糊涂。周生于是想托柳生帮他寻找一个合适的妻子。

一天柳生告诉周生说,他施展了一点法术,让月下老人帮周生系了红线。而让周生不解的是,他未来的岳父居然是刚刚从门外提着布袋走过去的那个乞丐,而柳生虽然施了法,但他对周生未来的妻子姓名、模样都不知道。

周生问柳生为什么要这样做,柳生的回答意味深长: 你未来的岳父,虽然凶恶而贫贱,可命中该有一个福气大的女儿。

后面的故事还很长,大概意思是柳生帮助周生花钱结交了一位贵人,埋下伏笔,后来这个贵人帮了周生大忙。周生离开老家,在外面谋生,当时发生贼寇叛乱,周生被一个贼寇抓住,周生被迫娶了贼寇女儿,没想到这个女子长得非常漂亮,远远超出周生的心理期望。成婚之后仔细打听,才知道女子的父亲就是当年扛着口袋的那个乞丐。

看到没有,周生不信邪,特意到外地谋生,以为自己能逃避柳生当年为他绑定的婚姻,结果还是正如柳生所言,娶了当年那个乞丐的女儿。

其实蒲松龄老先生的这个故事很可能是借鉴了唐人传奇中的名篇《定婚店》,这个故事出自唐代李复言的《续玄怪录》,故事大概如下:

主人公韦固年少之时,有天晚上在宋城的客栈中遇到一位老人,老人坐在月光下翻看一本书,韦固奇怪的问老人在看什么书,老人回答说看的是鸳鸯谱,也就是天下所有人的婚书。老人又告诉韦固,远处那个卖菜老婆婆的女儿,现在才三岁,女孩在十四年后会嫁给韦固当老婆。韦固嫌这个女孩年幼鄙陋,于是派人刺伤这个小女孩。十余年后韦固结婚了,新婚之夜掀开盖头,发觉妻子眉上有个疤痕,细问之后妻子说十多年前有人刺伤了她的额头,韦固这才知道妻子正是当年那个三岁的小女孩!宋城的县宰知道这件事后,把那间客栈定名为“定婚店”。而牵红线的老人,从此称为“月下老人”。

我们常说的月下老人的典故,正是出自《订婚店》这则故事。

在现实生活中,其实也经常有这种似乎姻缘巧合的案例。

江南易林不久前在知乎上看到一个答主提到他的一个经历,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大概意思是,他和现在的妻子是幼儿园同学,两家的长辈还是同事,答主的小舅子和丈母娘住上下楼,答主的表姐、表妹、表弟都是丈母娘的学生!答主和他妻子小学、初中都不是同学,但共同的朋友和同学有上百人。他和妻子对幼儿园其他大部分同学都有印象,但彼此之间缺没有什么印象。

然后主人公在上大学之后,无意中在校内网上查找同学,发现了妻子的名字,机缘巧合,两个人恋爱了,家长一见面,都惊奇的说:这不是你上幼儿园时的某某同学吗?主人公还感慨:从小就有一个美女在自己身边,怎么就一直放过呢?两个人拐了这么大的圈子,发现选择的还是最终的那个相识之人!

当然,我们没有神通,无法知道将来的另一半是谁,但是我们得好好珍惜眼前的人,多结善缘,将来指不定谁会帮你,谁会和你牵手到老!

附录《柳生》白话原文如下:

周生是顺天府官宦人家的后代,和柳生是好朋友。柳生得到过高人的传授,精通相面。曾对周生说:“你呀,这辈子得不到多大的功名;可是要想成为百万富翁,还可以想办法。可惜你的妻子生了一副没福气的薄命相,怕不能协助你发展家业。”不久,他妻子果然就死了。

妻子死后,家不像个家,日子简直没法过了。就想起了朋友柳生,打算请他帮忙再找一房妻室。进了柳生家的客厅,柳生在里屋好久不出来。周生喊了好几遍他才出来。对周生说:“我天天给你物色佳偶,现在才找到。刚才我是在屋里作了点法术,求月老给你系红绳呢。”

周生听了很高兴,问他究竟进行得怎么样了,柳生说:“刚才有人提了个布袋出去,你看见了吗?”周生说:“看见啦,一身破衣服,像个乞丐。”柳生说:“哎,那是你未来的岳父,你应该尊敬他才是。”周生苦笑说:“我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才跟你讨论私事儿,你怎么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我尽管家境不好,好歹还是官宦世家,怎么就到了跟市井小人联姻的地步?”

柳生说:“不对,犁牛还能生出红毛牛来呢。乞丐又有何妨?”周生问:“你见过他女儿吗?”柳生答道:“没有。我从来不认识他,连他的姓名还是问了以后才知道的。”周生笑道:“连犁牛都不知道,你又怎么知道小牛是什么颜色的呢?”柳生说:“我是算出来的。这个人凶恶而贫贱,可命中该有个福气大的闺女。但是勉强把你们撮合到一起一定有大灾大难。等我再问问神明。”

周生回家后,不大相信柳生的话;托媒人说了好几家。一家也没成。一天,柳生忽然来了,说:“有个客人,我已经替你下了请柬了。”周生问:“是谁呀?”柳生说;“先别问,快准备酒饭。”周生不明白,按柳生的意思准备。一会儿,客人到了,原来是个姓傅的士兵。周生心中不愉快,表面上敷衍着。但是柳生却表现出很恭敬的样子。不大功夫,上来了酒菜,只是餐具非常粗劣。柳生站起来对客人说:“周公子早就仰慕您的大名,常托我替他找您;几天前才有幸见到您,又听说您很快要远征,决定立刻请您来,时间太仓促,准备得不好。”饮着酒,傅姓的兵谈到了他的马有病,不能骑了。柳生也低着头替他想办法。

等客人走了以后,柳生批评周生说;“这位朋友是千金也买不到的,你怎么对人家这么冷淡?”就借了周生的马,骑了回家去,又谎称是周生的意思,把这匹马送给了姓傅的。后来周生知道了,虽然不大高兴,也没办法了。

第二年,周生要去江西投奔到臬[niè]司幕下做事,找柳生给算算此行是吉是凶。柳生说:“大吉!”周生笑笑说:“找你算算也没别的意思,只为了一件事:在江西如果收入些钱财,我就买个好媳妇,以证明你以前说的话并不灵验,你说能吗?”柳生回答说:“你一切都能如愿。”

周生到了江西,正赶上大股贼寇叛乱,三年回不了家。后来局势稍平静了些,拣了个好日子登上归途。中途又被贼寇掳了去。一同遭难的有七八个人,他们都是被劫去了钱财以后获得了释放。只有他自己被带到贼窝里,贼头领问过了他的家世,说:“我有个小闺女,想把她嫁给你,你不要推辞。”周生不吱声。贼头儿生了气,命令立刻将他斩首。

周生害了怕,寻思不如暂时应下,以后再慢慢摆脱。先保住性命要紧,便说:“小生之所以不敢答应,因为我是个文弱书生,当不了兵打不了仗,不更成了您的累赘了吗?您若答应我们小两口一起走,我会感激您的大恩的。”贼头儿说:“我正愁这丫头拖累我呢,这有什么不可以的。”说罢,领周生进了内宅,叫女儿妆扮好了出来与周生相见。周生一看,是位十八九岁天仙一样的美人。当晚就同了房,比周生想象中的好媳妇还要好上几倍。问起媳妇的姓名家世,才知她父亲就是当年那个提布袋的叫花子。话题扯到柳生的预言,夫妇二人都感叹了一番。

过了三四天,贼头儿要送他们走了,忽然大队官兵铺天盖地攻来,贼头儿全家都被捉住了。官军里三名将官负责监视他们,先把这姑娘的爹娘斩了。眼看轮到了周生,周生心想:这回活不成了。正在害怕,一位将官瞅了瞅他,说:“这不是周生吗?”原来,姓傅的士兵已经因为立了军功,升为副将军了。

傅对同僚说:“这人是我家乡一带大户人家的名士,怎么能是贼呢。”给周生松了绑,问他怎么到了贼窝。周生撒谎说:“我从江西娶了媳妇回家,谁想中途落到贼人手里。幸亏您来救了我,您的恩德太大了。只是我妻子和我在乱军中走散了,我求您帮我找找,叫我们团聚。”傅将军就命令俘虏们排成队,叫周生认人,果然找到了。傅将军给他们吃喝盘缠,说:“过去您对我有赠马的恩惠,我一天也没忘。您急着回家,时间仓促,来不及正经准备礼物,只送您两匹马、五十两银子帮助您回北方老家吧。”又派了两个骑兵,拿了通行证护送他们。

路上,姑娘对周生说:“我那傻爹不听劝,害得我娘搭上了命。俺娘儿俩早知道有今天这场祸。我为什么还希望多活两天?因为我小时候被一个相面的相过面,他说我命大,有福;我活下来好为老人收尸骨呀。我知道一个地方,埋着好多银子,挖出来把爹娘的尸骨赎出来,剩下的咱带回家去,够咱过日子的。”说完,嘱咐骑兵在路旁等一等,两人到了埋藏银子的地方,在烧成灰烬的房屋里用佩刀在地里掘出了银子,全装进包袱,回到原路,用一百两贿赂了骑兵,叫他把她爹的尸骨安葬;又领周生拜别了她娘的坟墓,才踏上归途。到了河北地界,又给了骑兵一笔厚厚的赏钱,就朝家中走去。

周生好久没回家,佣人们说准是死在外头了,就把家产哄抢光了。及至听说主人回来了,吓得全逃了,只有一个老婆子,一个婢女,一个老仆没走。周生觉得自己死里逃生已经够幸运了,就不追问。去访问柳生,已经不知哪去了。

周生的妻子持家比男人还强,在邻里中找忠厚老实的,给了资本叫他们去做生意,自己提成。若是这些做买卖的在屋檐下算帐,他妻子就在帘子里边听;外边算盘打错了一个珠,她就能指出错在哪里。因此家里家外没一个敢欺骗她的。几年以后,联络的商人上了百,而家产就积累到几十万了。这才派人把双亲的遗骨移到自己家乡,用隆重的葬礼重新安葬了。

本文原创作者:江南易林
江南易林的微信号:JNYLZB
江南易林的微信公众号:JNYL365
原文链接:http://www.jiangnanyilin.com/p/2027.html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请勿转载。

江南易林微信公众号:JNYL365
专注周易八字预测、起名、合婚、择日等。